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五章 魔神转生 更多>>
 

    风月大陆 第五章 魔神转生

    时间:2018-01-14 月朗星稀的夜晚,宁静而且安详。
      八时刚过,整个艾司尼亚便开始了宵禁,各个街区的栅门关闭,除了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城卫军骑士在巡逻外,街上已经看不到闲逛的行人,即便是流浪的猫狗也找地方躲起来。
      但是在东城区外三坊,则是完全不同的场面,因为这里是艾司尼亚最有名的风化区,到处是通宵营业的酒楼乐坊,不管是宵禁还是别的什么,都和这里没有关係,到这里的人都是为了寻找快乐的。
      虽然法斯特帝国的战火在蔓延,甚至连艾司尼亚的附近地区也爆发战争,但到这里的人反而更加多起来,也许是人们看到生命的空虚和苦短,因此更要抓紧时间及时享乐。
      天一黑,东河南岸的金园酒楼酒客如云。东河原本是和玉带河相通的,但是经过东河两边居民百年来垃圾杂物的填埋,已经变成了一条断头河,幸好河水还不算太臭,不然的话,在河边宴乐的人就要变成逐臭之客了。
      楼上临河一排食桌,从明亮的大排窗俯瞰,河下灯光如昼,两岸各式各样的华丽画舫上,林林总总的灯笼绽放出五彩的光芒,丽影绰约,絃歌不绝,不愧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千年帝都。
      菲华楼,外三坊十大名楼之中排名第三,说是楼,其实是一处佔地达十八亩的建筑群,亭台楼阁,花团锦簇,说气派也真的是非常气派,即便是门房,也比普通人家的房间宽敞豪华。
      九时半,菲华楼前面来了一个公子爷,一袭飘逸的长袍,腰带是紫玉金丝缠绞而成,服饰简单却透出一股逼人的贵气,龙行虎步,气势迫人。
      「公子爷,您好!」
      菲华楼的门房里抢出了两名衣着光鲜的伙计,这些人都是眼睛毒辣的人,一看来人的样子,便知道客人的身份不简单,自然是招待的慇勤有加。
      「地字三号院。」公子爷没有多和伙计废话,十分乾脆的说出了他此行的目的。
      地字三号院算是贵宾豪华级的地方,两个伙计自然是更加不敢怠慢,其中一个连忙在前带路,将公子爷恭恭敬敬的引领到他所指定的地点。
      丝竹悠扬、乐声飘蕩的地字三号院里,早已有一位中年客人在院门处等候,见到伙计将公子爷领过来,便急忙赶了两步,上前来迎接。
      没有等对方开口说话,公子爷便摇头示意,同时挥退了跟在身边的伙计,然后沉声说道:「他们还在吗?」
      「是的,从下午起,他们就一直没有出来。」中年客人垂手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很好,很好。」公子爷轻轻的点头。
      「陛下,您为什么要亲临呢?」
      中年客人的这一句无疑表露了公子爷的身份,他就是即将正式从倩公主手中接过法斯特皇位的叶天龙。
      「既然是你鲁图先亲自来做眼线,我当然要亲自出马了。」
      一句玩笑之后,叶天龙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阴森的杀气:「风之神殿的人,我是一定要亲手来处理的。」
      感觉到叶天龙话语之中的杀气,鲁图先的心神莫名其妙的一颤,不知为何,在昨天的谈话之后,他现在对于叶天龙怀有一种隐隐的颤惊恐惧感。
      一般像他这样心志坚定的高等冰血鬼族,从来不会对什么人生出恐惧之心,但叶天龙在气势上的蜕变,却让他在敬服的同时,不由得生出骨颤肉惊的感觉。
      「里面有几个人?」叶天龙开始举步往旁边的院子行去,同时信口问鲁图先道。
      「啊……二十六名高手。」收起了心中莫名的思绪,鲁图先急忙跟在叶天龙的身后,恭声说道。
      「全部都是风之神殿长老会下属的秘殿人员,带头的据说是艾琳碧丝的同门师妹海娜,她也是长老会三位秘殿祭司之一,因为排在第二位,因此她的手下都叫她二小姐。」
      「二小姐?」
      叶天龙的眼中寒光一现,这个称呼让他回想起回帝都时所遭遇的那一场偷袭,当时在混乱之中,隐约好像听到过有人在叫二小姐。
      「他们很聪明,原来并没有离开艾司尼亚,而是躲到这种地方来了。」
      「是的,当时我们的人一直没有找到他们离开艾司尼亚的蛛丝马迹,卑职就怀疑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故布疑阵,杀了一个回马枪,躲进艾司尼亚。」鲁图先落后叶天龙半步,紧跟在他的身后,向叶天龙说道。
      「陛下,难道您不等其他人一起吗?」见到叶天龙快要走到风之神殿人员藏身的院子,鲁图先终于还是忍不住提醒道:「这里面有二十六个人,万一跑掉一个的话,我们先前的计划就会……」
      「我知道。」叶天龙在院子的门口处站住脚,双手背在身后,上下左右饶有兴趣的观看着:「这个街区的外围都已经被封锁了,而且玉珠和辛西雅她们也已经到位了,我是绝不会让一个人跑掉的。」
      蓦然,从院子的大门里走出了两名青衣大汉,身形高大,神情剽悍,一见他们的粗胳膊和大拳头,胆气不足的人自然就会感到心寒。
      其中一名青衣大汉喝问道:「喂,你们两个,不要走错地方了。」
      「来看看里面的人在干什么。」叶天龙邪气的一笑,伸手毫不客气的对着院子指指点点:「告诉我,你们那么多的男男女女在一起,是不是在里面开无遮大会啊?」
      「该死的混蛋……」两个青衣大汉同声怒吼道,气势汹汹的冲上来,四只巨大的铁拳高举,好像要一口吞掉叶天龙。
      「你们找死!」
      冷酷的声音还在两个青衣大汉的耳边迴响,叶天龙已经闪电般的贴近了他们的身子,背在身后的双手左右一分,拍中了胸口。
      「哇」的一声,两个青衣大汉有如断线的风筝,庞大的身子倒飞,重重的撞在院子的围墙上,落下时已是满口喷血,眼看是不能活了。
      「我们进去!」在双掌拍中两个大汉的同时,叶天龙向鲁图先断喝一声,率先纵身掠进了院门。
      人影连闪纷现,一下子堂口处便站立了超过十人。
      站在台阶下面,叶天龙冷冷的望着堂口上面,一言不发。跟在他身后的鲁图先也不说话,阴沉的脸有如石人一般。
      「你们是谁?」站在人群当中的一个黑衣男子终于忍不住出声喝问道。
      「把你们的二小姐叫出来。」见到叶天龙没有任何表示,鲁图先便从侧面走上了一步,用阴冷的声音喝道。
      「好家伙,打上门了,你们到底是什么来路的?」
      拔剑声连绵,黑衣男子一手握剑,胆气略定。毕竟在艾司尼亚让别人一口喝破行藏,让他们每一个人的心中不免有些生懔。
      「你们真的是有眼无珠,连叶天龙都看不出来吗?」
      清丽的声音在人群的后面响起来,站在堂口的那些人微微骚动了一下,便向两边闪开,一位白色衣裙,美丽而冷艳的年轻女郎出现,接着十数道人影现身于叶天龙和鲁图先的两侧。
      包围圈形成,但叶天龙和鲁图先纹丝不动,似乎没有把眼前的敌人放在眼中。
      「好眼力,那我就不跟你们废话了。」
      叶天龙举手一挥,恢复了本来的面目,在他的身边,鲁图先也亮出了他原来的面貌。
      「现在,你们跪下,我或许考虑饶你们一命。」
      听到叶天龙如此狂妄的话语,风之神殿的人无不哗然,起先心中那一点被人发现行蹤的惊惧也被怒火驱走了。
      他们还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人敢在这么多的高手面前口出狂言,虽则他们在小村里见识到了叶天龙的惊人武技,但最后叶天龙还不是被他们追杀得落荒而逃吗?
      「你还有什么帮手,都一起叫出来吧!」白衣女郎海娜举起了一只白嫩的素手,众人的声音静下来,整个院子里就只有她的声音在迴响:「既然被你发现了,那么我们双方只有决一死战了。」
      「对付你们这些藏头躲尾的家伙,我还用什么帮手。」叶天龙威风凛凛的大声喝道:「我一个人就足以打发你们上路了。」
      「好狂妄的小子!」手持铁枴杖的老人从堂口上走了下来,一双老眼之中厉芒如电,每一步都走得沉稳有力。
      「那天的一拐,还没有让你学乖吗?」
      「徐客卿,小心一点。」
      说话的是海娜,她是知道风之神殿全部计划的人,自然十分清楚无忧宫中设伏的事情,显然那一批潜伏在无忧宫中伏击叶天龙的人神秘失蹤和叶天龙有关係。
      参加无忧宫伏击计划的那些人,没有一个不比她身边的人高强,但现在那一批人全部神秘失蹤,而他们要杀的对象叶天龙却找上门了,可见叶天龙的实力绝不能小视。
      海娜不说还好一点,她这一说,徐客卿的怒火更加大了。他的眼中杀机毕露,铁枴杖一伸,潜劲如潮,劲风凌厉,他大步向叶天龙走来。
      见到叶天龙冷静的表情,似乎一点也没有将自己放在眼中,徐客卿的脸色瞬间数变,突然脚下一缓,开始戒备着向叶天龙的身后接近。
      叶天龙屹立如山,甚至连站在他身边的鲁图先也毫不为所动。
      徐客卿不敢往叶天龙的前面绕,略一停顿,突然踏出一步,拐闪电似的劈向他的腿弯。
      叶天龙的身形微微一晃,人影闪动,没有人看清其间的变化,但所有人都看到了随后令人震惊的一幕。
      徐客卿跪伏在叶天龙的脚下,他手中的铁枴杖已经到了叶天龙的手中,而且反过来压在他的肩膀上。
      「你这个卑鄙的老家伙,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你的诡计之下,所以,你现在就死吧!」
      「慢着!」
      海娜大声喝道,但她的话语犹在嘴边,叶天龙手中的铁枴杖已经猛的一挥。
      血柱沖天,徐客卿的一颗头颅飞起半空。叶天龙居然用铁枴杖硬生生的将徐客卿的脑袋砍掉,从断头处喷溅出来的鲜血洒满了八尺方圆的地方。
      无情的出手,快速迅捷,如雷似电,几乎是转眼之间,生死已定,快得让其他的人根本没有时间去想。
      随手将手中沾满了主人鲜血的铁枴杖一丢,叶天龙转身望着脸色大变的海娜。
      「现在轮到你了。」
      在举手投足之间,叶天龙浑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足以让风之神殿所有人都感到一阵莫名的胆怯和心寒。
      此刻,在他们的眼中,眼前的叶天龙充满了迫人的力量,这种力量足以撼动他们的心神,让他们的手脚发软,心跳都加快了不少。
      站在叶天龙身边的鲁图先突然一个纵身脱离了风之神殿的包围圈,他知道现在已经不需要他,完全释放出魔神之力的叶天龙,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抵挡。
      「我们拼了。」
      在庞大无匹的气势之下,首当其冲的海娜十分悲壮的举起了手中的长剑,迈步走下了台阶。其他站在堂口的人也纷纷随着她往下走,列阵在叶天龙左右的人也扬起手中的武器向叶天龙压过来。
      越是接近叶天龙,灵觉过人的海娜心中的恐惧就越大,这感觉是她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左右观看,发现手下的人没有一个不感到心寒的,虽然表面上他们是佔有绝对的优势,但站在他们当中的叶天龙,就像是一座高山,一座他们无法逾越的大山。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海娜突然发现自己的手中满是汗水。
      握剑的手竟然会冒出冷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作为一个严格训练出来的魔剑师,握好手中的剑是最正常不过的,如果手中有汗,握剑的力道就会不足,严重的甚至会打滑,失去对剑的控制。
      心虚之下,海娜望向了叶天龙,看到的却是一个令她难以置信的场面──叶天龙的身上有一圈圈若有若无的波纹,自眉心向外涌散,淡淡的黑气瀰漫在半空,一阵阵阴冷气息飘来,这来自无间的气息居然还夹杂着一种淡淡的奇异幽香。
      「魔神转生……魔神转生……」
      海娜的心中在狂叫,她自风之神殿的古籍之中,看到过这样的记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机会亲眼看到,也许真的是大劫将至。
      刚形成合围,风之神殿的人还在犹豫要不要发动攻击,叶天龙手中突然现出了可怕的天魔圣剑。
      黑色的剑身,火红的剑气,挥舞、盘旋、吞吐、席捲、狂风呼啸,像是大地突然刮起一道威力无比的龙捲风。
      院子里剑气飞腾,刀光旋舞。一阵惊叫,一阵狂乱,人影依稀中,人体摔倒,刀剑飞抛,院子里的庭院里鬼哭神嚎,人与刀剑倒了一地,洒了一地。
      鲁图先站在院门处,靠着墙壁,眼看叶天龙手中的天魔圣剑刮起的龙捲风,刮倒了一切,摧毁了一切,兴奋之中也有一丝毛骨悚然的感觉不禁油然升起。
      人影重现,暴乱结束。
      战斗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快,短短的半刻钟,二十六名风之神殿的高手便被杀掉了二十一名。
      死剩下的四名风之神殿高手见机转身逃得飞快,叶天龙没有动身去追杀他们,只是和海娜两个人面对面站在尸堆里,手中的天魔圣剑遥遥指着海娜的胸口,庞大的剑气已经完全将她控制。
      二十一具尸体,有四分之一还在血泊之中作垂死挣扎,其他的全部变成残缺不全的尸块,那种场面即便是见惯死人场面的人看来也会作恶梦。
      「你居然杀了我这么多的人……」海娜欲哭无泪,手中那把风之神殿秘製的法剑早已断成数截。
      「不杀光你们,我绝不放手。」叶天龙厉声喝道:「这也是你们一直以来所想要的,我只不过成全了你们的心愿而已。」
      话音未落,似乎是为了证实叶天龙的话,院子的围墙上出现了四个身形修长、美艳动人的金髮女郎。特製的褐色掩胸甲无法完全遮住尺寸惊人的双峰,露出来的晶莹剔透的雪白嫩肉,纹理细腻,在月下闪闪发光。
      但是最让海娜心寒的是,这四个美艳金髮美女手中所持的标枪上,正挂着那四个逃跑的机灵鬼。显然他们没有一个逃出生天,半途便被这些金髮美女杀死了。
      手中的标枪一抖,四具尸体落到了尸堆上。四个金髮美女动作如一,齐齐向叶天龙躬身,然后飞身退了下去。
      「将这里的老闆的全族都抓过来!」
      叶天龙头也不回,对鲁图先喝道,后者立刻应声退出了院子,开始传达命令。
      趁着叶天龙分心的功夫,海娜刚想运气脱身,不料刚有所举动,立刻让叶天龙的一剑封死了她所有的经脉。
      四肢无力的海娜摇晃了一下,跌倒在尸堆里。
      ※ ※ ※
      提着海娜走进了厅堂,将她重重的丢在地上。看着可怜的女祭司长老在青石地面上无助的挣扎,叶天龙的眼中燃起了黑色的火焰。
      「你……你要干什么……」
      看到男人眼中涌现的奇异光芒,海娜本能的缩起了身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作为洁身自好,苦修灵觉圣功的祭司,海娜自小就在风之神殿长大,根本没有男女之间的经验和感觉,但是女性的直觉和本能让她对眼前的男人感到十分害怕。
      「你说我要干什么?」
      叶天龙背起双手,缓缓走向了海娜,坐在地上不住往后退的女祭司又慌又急,直到背部撞上了桌脚,才猛的清醒过来,发觉到自己的真力并没有被制住。
      娇叱一声,火速从地上跃起来,手脚并张,活像一只张牙舞爪的猫。
      快捷如电,两个人本来就只有两步的距离,海娜一跃便到了叶天龙的跟前,手脚也已经攻到了叶天龙的身边。
      双手成爪,五指如钩,抓向脑袋,双脚则攻向叶天龙的腰胯。
      眼看就要沾身了,海娜突然见到了叶天龙的脸上闪过一种怪怪的微笑,心中蓦然一沉,不祥的感觉瀰漫了全身。
      双爪双脚全部落空,叶天龙就在将及体时旋身,闪电似的到了海娜的身后,双手一合,扣住海娜的纤腰,就势一转。
      「啊……」
      向前猛冲的力道被叶天龙转为旋转的力道,加上叶天龙本来的转力,海娜一下子在半空中转了好几个圈。这种旋转的力道之强,让海娜觉得自己的全身血液都涌向了大脑,眼冒金星,连叫也叫不出来了。
      砰然大震中,被叶天龙摔倒在地,海娜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接踵而至的打击,凶狠极了。海娜感觉自己变成了练功的沙袋,抓起来,倒下去,拳击、掌劈、肘攻、脚踢、绊、摔、扭、掼……
      起先海娜的护身真力还可以本能的运功抵挡,但叶天龙的每一击均力重千钧,无边的潜劲直撼动她的神志意识。等挨到七八下之后,她已经气消功散,意识朦胧之中,海娜觉得自己就像是铁匠锤下的铁砧,接受着千斤巨锤的打击。
      终于,叶天龙停手了,吃足苦头的海娜摊手摊脚躺倒在地上,口中只有微弱的痛苦的虚脱呻吟,全身衣裤零乱破裂,像是一团死肉。还好叶天龙并没有打她的五官,要不然鼻青脸肿,五官流血,那就更加悲惨了。
      「小女人,你就是骨头生得贱。」叶天龙一把将海娜从地上揪起来,手指点在她的鼻子上,恶狠狠的说道:「如果我没有把握摆布你,还会那么轻易让你获得自由吗?」
      「你……你……」可怜的女祭司想咒骂,但语不成声。
      「还敢你你我我的,难道还想再被揍一次吗?」叶天龙大喝了一声,恶形恶像的拍打着海娜的脸颊:「现在你只是我手中的玩物,看我怎么摆布你。」
      「嗤」的一声裂帛声响,她原本就破裂的衣襟被叶天龙信手撕破了,连带着里面所穿的肉红色绣花胸围子也被拉破,晶莹翘挺的玉乳立时脱颖而出。
      「不要……不要……」
      一阵裂帛响,海娜的衣裤在叶天龙的手中碎裂成片,露出赤裸的雪白胴体上青红相间,十分触目。
      巨大的羞耻让海娜几乎是哭叫出来,起先是凶狠的打击,接着是身心的折磨,即便是意志力和精神力惊人的女祭司也开始变得脆弱,原本坚固的心防大堤更是摇摇欲溃。
      「我会慢慢整治你,让那些胆敢向我动手的人知道厉害!」
      叶天龙将完全赤裸,有如白羊一般的海娜按压在桌子上,巨掌打在诱人的雪白丰臀上,叭叭叭叭发出一连串爆响,每一掌下去就在羊脂白玉似的肌肤留一个掌痕。
      「哎……哎哟……」
      海娜狂叫挣扎,像一条白蛇一样不住扭动。但手被扭转反压在背上,腰脊也被叶天龙的手腕所压制,成了被大石头压背的蛇,那场面精采绝伦。
      虽然拍打粉臀的力度比起之前的凶狠打击小了很多,但被男人这样拍打粉臀,心理上的感觉要强烈上许多。
      外面一群城卫军甲冑骑士的脚步声响起,接着是鲁图先的声音,让城卫军将整个院子里面的尸堆处理乾净。
      在大批的城卫军甲冑骑士包围了整个菲华楼之后,所有在菲华楼里的人全部受到仔细的检查。
      当这些人被释放的时候,风之神殿的人以春楼妓院作掩护的消息也被他们带了出来,这样的新闻对于一向标榜洁身自好的风之神殿来说,无疑是对其声誉极大的打击。
      但是更让风之神殿感到头疼的还是,因为这一次击杀叶天龙的行动,他们已经损失了将近四分之一的实力,连长老会的两名长老也丧命,如果再有这样的几次损失,整个风之神殿就要消亡了。
      早已被严密监视的菲华楼老闆一家以及他的亲族,很快便被一一带到了。押送菲华楼老闆和他妻儿的,是暗黑一族的少女。
      黑色的胸甲和束腰甲,让她那一身婀娜多姿的曲线尽露无余,雪白细腻的肌肤在黑色甲衣的衬托下,更显冰清玉洁。
      「你来看一看,认识他们吗?」被暗黑之气制住全身经脉的海娜被叶天龙推到前面,让她直接面对着菲华楼的老闆一家。
      「二小姐……」菲华楼的老闆一见之下,不禁惊叫起来。眼前的海娜全身赤裸,身上雪白的肌肤到处是青红的痕迹,头髮散乱,满脸的泪水,哪里有一点女祭司的圣洁和长老会长老的威严端庄。
      「你要干什么……干什么……」英气全失的海娜,只有口中的语气还在坚持,这也是她唯一可以使用的武器了。
      「杀了他!」叶天龙一挥手,站在菲华楼老闆身后的一个城卫军应声落剑,人头立时飞起。惊叫声、哭泣声、悲叫声,从菲华楼老闆的家人那里响起来。
      「你仔细看看,他们都是因为你们的野心,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叶天龙抓起海娜的头髮,将她的脑袋拉过来,恶狠狠的对她说道:「我要让你记住,和我作对的人,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说罢,他便下令当着海娜的面将菲华楼老闆全族的男人处决,女人则贬为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