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妻子被大学生乾 更多>>
 

    妻子被大学生乾

    时间:2018-01-14 我的妻子叫玉儿,今年24岁,看起来如同18岁的大学生,话说现在网络资讯如此发达,在网上到处能看见各种所谓清纯美女的图片,大家都是阅女无数了,但是不怕各位笑话,当年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还是被她惊人的清纯震了一下,竟然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呵呵。
    后来下了大力气把才她追到手,说实话,我并不是很喜欢她的性格,有些冷冰冰的,就算当她决定和我结婚的时候,也不见她会小女人样向我撒个娇什么的,做爱更是没一点点反应,总感觉性爱对她可有可无,每次都让我一个人唱独角戏,但她的外表还是让我无视了这一点,不说相貌,她的胴体就很让我迷恋了,皮肤雪白中带点粉红,双腿修长,而且跟我的时候还是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处女。
    反正我觉得过日子总是平淡的,性格冷一点就冷一点吧。
    我是搞房地産的,收入不菲,于是婚后让妻子在家当全职太太,因为我经常要全国跑,没有多少时间陪她,怕她气闷,所以鼓励她多培养一些兴趣爱好,我家附近是一个大学,有对外开放的健身房,我妻子经常去那里健身,她那清纯的外貌,姣好的身材,总能吸引在健身房的学生的注意,找我妻子搭讪的人也不少,但是由于她冷冰冰的性格,都基本聊不上什么话。
    有一个雨天,妻子又去健身,里面人很少,妻子在跑步机上慢跑,机器出故障了,突然加速,妻子猝不及防下重重地撞到了护栏上,那一下子疼的她说不出话来了,倒吸冷气,旁边有个大男孩看见了,上去搀扶住了铃儿,这男孩名叫小锺,体育系的学生,他关切的问:伤到哪里了?要不要紧。
    妻子皱着眉头说,我的脚可能骨折了,小锺脱下铃儿的鞋子,捏住了她的玉足一看,原来是脱臼了,小锺似不经意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妻子一楞,不明白他为何要问这个,回答道:我,啊!!妻子发出了一声尖叫,原来小锺问这个是为了分散我妻子的注意力,趁这个机会用力一捏,把骨头接上了,虽然再无大碍,但是我妻子的脚踝还是肿的厉害,要去医院上点消炎药,小锺二话不说,便抱起了妻子,奔向医院,妻子这是第一次被除我以外的人抱着,小锺高大帅气的外貌,和我完全不一样,妻子心里突然有了点异样的沖动,不过,她马上就把这种念头压下去了。
    后来两人也熟悉了,我妻子虽然性格比较冷,但是并不是连做人的礼貌都没了,遇到帮过自己的小锺,倒不会一副冷冰冰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他们在健身房碰到了会一起打打乒乓球,在休息的时候也会一起聊天,小锺说话很风趣,常常把妻子逗的哈哈大笑。
    渐渐地,妻子和小锺成了好朋友,因为我常年在外,我妻子去买衣服什么的也会喊上小锺帮着参谋参谋,晚上要出门就喊小锺来当护花使者,平时更是短信不断。
    这个大男孩外表英俊,充满了阳光的气息,嘴巴乖巧,很会讨人喜欢,和妻子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让她笑声不断,每每出乎意料的让妻子享受到一些小惊喜,这让妻子觉得和小锺在一起特别有意思,而当时我在追她的时候,毕竟我在商人的圈子里混久了,磨练的老成稳重,哪里像小锺一样会逗她开心。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小锺陪伴了我妻子大部分时光,反而我这个正牌丈夫,快把家当宾馆了,难得回次家,就是倒头便睡,立马又要急匆匆的出差,几乎和妻子没什么交流。
    我妻子经常在家里上网消磨时间,她基本是个电脑盲,老是中毒,一中毒就叫售后服务的人来修,次数多了,那边的人也皮了,往往要拖拉好几天才来修,于是又一次电脑蓝屏后妻子想起了的小锺,大学生么,总是对电脑很内行,就给他打了个电话,小锺自然满口答应,周末晚上,小锺和几个同学喝了点酒,就去我家修电脑,我妻子在家里穿着很随便,那天穿了一件很短的小背心和一件短裙,那通体雪白的肌肤倒有大半被小锺看见了,妻子这倒也不是故意,只是她性格单纯,又只是把小锺当好朋友,并未顾及男女大防。
    妻子背对着小锺,附身在电脑桌前对小锺讲这电脑出了什么样的毛病,她的上衣本来就短,这一俯身,整个小蛮腰都呈现在小锺面前了,不但如此,连她的短裙也扬了起来,小锺能清清楚楚的看到短裙下面妻子雪白浑圆的臀部,那小内裤更是把阴部的外形都勾勒出来了,因为靠着妻子,小锺鼻子中还充斥着妻子身上那一股女性特有的体香,他还是个处男,怎么忍的住这种诱惑,酒意一上头,他猛的一把从身后抱住了我妻子,用力的亲吻着妻子的脖子,妻子大惊失色,又气又羞,第一反应就是喊人,其实我们的卧室装了报警器,一个类似灯开关的东西,只要一按,楼下的保安就会上来,但是妻子感受到身后充满了阳刚之气的躯体,回忆起在一起的时候总被逗的前僕后仰的快乐时光,犹豫了一下,这一犹豫就被小锺摁倒在床上了,妻子不断挣扎着,想推开小锺,嘴里小声哀求着:你别这样,不要这样…小锺喃喃地说着:姐姐我好喜欢你,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你,同时他手也没閑着,把两人的衣服扒的精光,妻子虽然拼命抵抗,但是娇小柔弱的她如何能抵挡的了这一米八几的大男孩,因为长年健身,小锺的体型非常好,肌肉发达线条又不失流畅,妻子在推小锺的时候碰到这些发达的肌肉,这种感觉让妻子又奇妙又心慌,她的正牌老公我因为常年应酬,身体发福,没一点阳刚之气了。
    尤其是当她目光落下小锺下体时,不禁被吓了一大跳,那根雄纠纠气昂昂的阴茎又粗又长,足有二十厘米,我妻子只见过我的,只有十厘米而已,直径也几乎是我的两倍,妻子脑海中浮现出闺蜜们那些羞人的窃窃私语,被大阴茎的男人乾是如何如何欲仙欲死,不禁面红耳赤,抵抗的力度都小了很多,小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双手在妻子圆润光洁的胴体上下其手,一口吮住了妻子胸前的小白兔,妻子一声尖叫,浑身酥软下来,也不再反抗了,默许小锺的举动了,小锺大喜,分开了我妻子的两条玉腿,整个人悬空在妻子身上,那根大阴茎在我妻子光洁的下腹跳动着,半响也不得门而入,妻子当时心里其实已经想要了,脸红红的问小锺,还是处男?小锺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央求道:姐姐帮帮我吧。
    妻子娇嗔道:坏东西,不过最终妻子还是抛开了矜持,半推半就的伸出小手,托住了那根大阴茎,往自己粉嫩的小穴引去,由于以前妻子只和我做过,小穴很紧,而小锺的龟头又特别大,像个大伞菇一样,只挤进去一点点就再也进不去了,小锺也不懂调情技巧,腰部一用力,大阴茎整根没入,我妻子一下子头部后仰尖叫起来,啊!!!!那二十厘米的巨根触及到了妻子阴道中的处女地,龟头顶到子宫颈那种难以言语的快感让妻子脑袋中嗡的一声,两条玉腿下意识紧紧盘上了小锺的腰间,双手也抱住了小锺的脖子,妻子雪白的胴体和小锺黝黑的身体相互缠绕着,两个人一边热吻,同时下体也没閑着,小锺慢慢的抽送起来,现在他整根阴茎濡满了我妻子的淫水,要知道妻子平时和我做,基本上不出水,可见这大鸡巴给了她多少快感,她是真动情了,一次又一次的整根没入,两人的下体发出了啪啪啪的交合声,我妻子那小穴算得上是名器了,又窄又紧,我第一次乾她的时候,感觉里面有很多蚂蚁在噬我的阴茎,那种又麻又痒的感觉让我一会就缴械了,让这种名器给小锺破处,真是便宜他了,果然,小锺支持不了多久,抽送了十几下,他就身体一颤,大喊:姐姐,我射出来了,那浓浓的精液被顶着子宫颈的龟头直接送入了我妻子的子宫内,这一阵一阵的快感让我妻子浑身都酥软了,小锺趴在妻子的玉体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大家也知道,二十多岁的男孩子是体力最好的时候,当妻子爱怜的拍拍小锺的背部想让他下来的时候,突然一惊:你怎么这么快又硬了,小锺再次提抢上马,初经人事后他熟练多了,不再用妻子引导了,狠狠地插入了妻子的嫩穴,妻子这次连半推半就都没了,任由小锺玩弄自己,不但如此,她两条玉腿支撑在床上,每当小锺往下狠插的时候,还乖巧的向上擡自己的粉臀,配合着小锺插自己,这样抽插起来幅度很大,快感也强,小锺虽然不懂什么技巧,但是到底年轻体力好,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抽插,让我妻子忍不住叫起床来,她和我做的时候是没声音的,可能感受不到快感,只是为了尽一个妻子的义务而已吧。
    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疯狂着,从床上倒沙发上再到地板上,小锺就像一只不知疲倦的种马,在我妻子身上驰骋着,我妻子已经被完全征服了,深情的配合着小锺的动作。
    那一晚上,他们做了九次,第二天,我妻子连走路都步履蹒跚……(二) 常年出差的我终于回家住了一天,主要是妻子的生日到了,我们结婚没多久,远算不上老夫老妻,在她的生日晚饭上,我送给我妻子一条价值十五万的鉆石项链,珠宝配美人这句话的确没错,当妻子戴上这串项链后顾盼生辉,整个人更显得楚楚动人,她很开心很开心,因为我以前几乎没有什么浪漫能带给她。
    虽然第二天我又去外地出差了。
    这期间,小锺也多次打电话给妻子,妻子都没有接,因为她骨子里还是个比较保守的女人,知道这样做不对,对不起我,虽然那一晚情迷意乱,不知羞耻的和小锺做了很多次,但事后冷静下来,就想断了和小锺的这份关系,特别是她生日我给了她一个惊喜后,她心里就更内疚了。
    最后,小锺发了个短消息给她,让她六点去小锺在校外的出租房里,两个人好好聊聊,把这关系理一理。
    妻子当然知道这聊一聊是什么意思,去了可能就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了,但是经过那次偷情,妻子对性的渴望已经被开发出来了,她终于知道,原来性爱是如此美妙的一件事,当时锺快指向六点时,妻子更是坐立不安,脑海中不断浮现出那晚淋漓尽致的性爱,让自己面红心跳,终于,妻子做出了决定,她穿上了一套白色的连衣裙,还穿上了一双黑丝袜,因为小锺对我妻子讲过,黑丝袜最能让他兴奋。
    妻子来到小锺的出租房,两人已经不需要多余的语言了,热吻过后,各自脱下了衣服,小锺挺起下体对我妻子说道:姐姐,你用嘴巴给我含一下吧,作为对不接我电话的补偿。
    我妻子娇嗔道:真讨厌,不过说归说,她还是温顺的跪在了小锺身前,本来我妻子对口交是很厌恶的,我曾经也好话说尽,但是妻子就是不肯把“那髒东西”含进嘴里,但是对小锺她却肯了,可见女人在情夫面前的确更淫蕩更放松,妻子用粉嫩的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小锺的马眼,小锺的阴茎突然就像充气似的膨胀了起来,而且还啪的一下打到了我妻子的脸上,妻子白了小锺一眼:你这个小坏蛋。
    然后她张开了樱桃小嘴,把硕大的龟头整个含了进去,一边还用小舌不停的拨弄着马眼,大家都知道,对男性来说,口交的快感其实比阴道性交来的更强烈,小锺性经曆才几次,哪里受的了这种刺激,他身体一下子僵硬了,虽然房间里有空调,但是豆大的汗珠还是从他额头上冒出来了,紧紧的握住了拳头,看起来忍的很辛苦,妻子见了笑了笑,故意快速的用嘴巴套弄起来,还俏皮的吻了下龟头,小锺终于忍受不了了,从妻子嘴里抽出了阴茎,命令妻子四肢着地跪到床上,妻子乖巧的摆好了造型,穿着黑丝袜的两条玉腿叉开,小粉臀翘的高高的,小锺看了血脉贲张,阴茎上青筋爆裂,急不可耐的把龟头抵上了我妻子的蜜穴,由于他阴茎上已经有了妻子的口水做润滑剂,他腰部轻轻一用力,整根阴茎就慢慢陷入了妻子的小穴中,他的东西的确太大了,让妻子倒抽了口冷气,整个外阴唇都被撑的圆圆的,小锺也不急着乾,双手抚摸着妻子的玉腿和粉臀,目光里满是欣赏,倒是我妻子被挑逗的忍不住,娇滴滴的喊道:老公,动起来呀。
    小锺双手握住了我妻子的小蛮腰,以一个征服者的姿态开始抽插起来,他一边抽插,一边双手还不忘玩弄我妻子的乳房,我妻子的乳房不大,但是形状很好,像两个蜜桃,乳晕很浅还带点光泽,在小锺大手她的搓揉下不断的变形。
    两人已如同多年的情侣一样,动作配合的很好,小锺每次抽出阴茎,妻子就身体前倾,当阴茎插入,妻子身体就往后撞去,乖巧的迎合小锺的插入,两人下体撞击在一起,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我妻子的臀部又软又嫩,每被撞一下,那肉就像湖中投入了一个石子,蕩起了一圈波纹,这种配合能让小锺每次都能最大限度最快速的把阴茎插入妻子体内。
    就算在这种老汉推车的体位下,我妻子还是不顾羞涩,频频的扭过头,和正在乾他的男人深情的对视。
    终于,半个小时的持续不断的抽插让妻子开始求饶了,她楚楚可怜的对小锺说道:老公,我不行了,你真是太厉害了,老公,我不行了。
    但这话更刺激了小锺的性慾,他也不说话,掰开妻子的粉臀,更卖力的快速插了起来,每次都是整根阴茎拔出又连根插入,妻子又发出了一声无力的呻吟,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床单,可见这种性爱带给她的快感快感,最后浑身酥软,跪都跪不稳了,于是小锺把妻子翻过身来,平放在床上,就算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小锺的打阴茎还是插在妻子的小穴内没有拔出来,可见两人的配合了,然后又用传教士体位开始乾起来,妻子已经高潮了好几次,香汗淋漓,连推开小锺的力气都没了,只能轻轻的发出一阵嘤咛声,看来今天,小锺不把我妻子乾到昏厥是不会收手了…… 后来,妻子乾脆搬进了小锺租的房子,只有我回家的几天才住回来,两人俨然过起了小夫妻一样的生活。
    小锺知道我妻是有夫之妇,所以抱着乾一次少一次的心态,天天都疯狂的乾我妻,一点也不知道心疼,连肛交也强迫妻子接受了,妻子是不乐意的,感觉很痛,但是为了她心爱的男人,还是默默承受下来了。
    小锺还特意买了个摄像机,在乾我妻子的时候,就摆好位置拍摄,妻子很不安,怕万一哪天这事就暴露了,但是经不住小锺一嘴甜言蜜语的劝说。
    小锺毕竟是个大男孩,有了好的玩具就忍不住向同学炫耀了,那些拍摄的视频,已经在那个大学里传来传去了,并且传的沸沸扬扬,不夸张的说,我妻子的身材比绝大多数AV女优都要好,很多男生都在电脑里存了我妻子十来个G的视频,更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对着我妻的视频意淫过,打过飞机了。
    有好几次,小锺还喊了我妻子和他同学们一起吃饭,席间,小锺得意的向那帮男生打着眼色,征服这种极品的女人的确让他很有成就感,忍不住炫耀,那些学生看妻子的眼神也是很暧昧的,这视频上的漂亮女人,在他们面前一点秘密都没有,该看的大家都看过了,只有单纯的妻子被蒙在鼓里。
    (三)我老大不小了,家人也开始催促我要个孩子,但是很久前体检中我就知道我的精虫活跃度不足,不可能让妻子怀孕,但是这事可不能让家人知道,不然脸面无存。
    于是我对妻子坦白了,并且和她商量,找医院的精子库,人工受孕。
    妻子倒也没有反对,因为她心里有个不一样计划,我工作忙,所以不可能陪着妻子去医院,让妻子一个人搞定这事。
    妻子当然不会去医院,小锺才是她的第一人选。
    于是一天,妻子兴沖沖的和小锺说了这事,小锺听了心里一动,以前他一直想玩玩3P,反正妻子不是自己的人,不用珍惜,但是妻子死活不同意,这次可能是个契机,于是小锺歎了口气,装作不开心的样子:我和你生的孩子,却要叫别人爸爸,知道自己的骨肉在外边,连探视一下都不方便,这不折磨人吗?我妻子一想也是,问道,那你说怎么办?小锺想了想有了主意,问:姐姐你听说过死刑注射吗?妻子一楞,接种和死刑注射有什么关系?于是小锺开始解释,给死刑犯注射毒剂的都是普通医院的护士,很多人都受不了这个刺激,想想自己亲手杀人了,哪怕那人罪有应得,但是心里还是不好受,于是有人想了个办法,在注射毒剂的时候,派四名护士拿四支针筒给犯人注射,但是只有其中一支针筒是毒剂,其他的三支只是普通生理盐水而已,那样四个护士都可以存着侥幸心理,这犯人不是自己杀的。
    妻子听了更迷糊了,一脸茫然,小锺接着解释:我在学校,再找个朋友,我们轮流射进去,那就不会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心里也不会受这个折磨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妻子终于听明白了,沈默不语,她现在心里複杂的很,去精子库怀上一个陌生人的孩子她固然不肯,让她同时和两个大男孩做爱她觉得为难,和小锺在一起是因为她被爱情沖昏头脑了,再让她和别人做她的自尊却也不允许,但是妻子知道孩子肯定是要的,她不可能因为孩子的问题而抛弃和我一起丰足优渥的生活,她的确想和小锺一起生一个,但这样对他不公平,那唯一的办法或许就是照小锺说的办了。
    左思右想下,妻子终于同意下来,现在妻子已经被小锺开发成一个淫娃了,对性的需求很大,小锺再怎么生猛,她也不会求饶了,她之所以同意下来,心里未尝没有对传闻中的3P有一丝丝期待。
    小锺大喜过望,连忙承诺这事由他来安排。
    小锺找的人选是他的一同学,叫黑子,两人是铁哥们,黑子长的比小锺还粗壮,像个铁疙瘩一样,他看过那些视频,早就对我妻子馋涎欲滴了,听小锺一说,哪有不答应的,一拍即合。
    于是小锺择日不如撞日,反正妻子就住在他的出租房里,操作起来也方便,当天晚上就领着黑子去出租房里了,房间里灯都没开,这是妻子的要求,她因为害羞,不想被别人看见是谁,可是她不知道,她的那些光着身子,自己那些淫蕩的视频早被小锺那边半个学校的男生看过了,妻子已经洗过澡等在床上了,心里又是紧张又是害羞。
    黑子走到床边,摸到了妻子,他早已急不可耐了,没有多余的语言和前戏,他把妻子仅穿的内衣内裤扒光,就一个饿虎扑食压在了妻子身上,拔出阴茎就开始插入妻子,虽然没开灯,但是妻子清楚的感觉到了黑子的阴茎比小锺的还要大上一圈,黑子和小锺不一样,他已是花丛老手了,他压着妻子一顿猛乾,妻子的玉腿都紧紧的盘在了黑子的腰间,但是妻子的名器让这个老手不支撑不了多久,黑子没半小时就射了出来,但是他们并没有休息,黑子随手打开了灯,妻子早被乾的情迷意乱了,也没什么反应,这帮大学生花样就是多,他们搬了两张凳子,一左一右放好,让我妻子两条腿分别站两张凳子上,就像蹲坑一样的体位,黑子站在妻子的身前,让妻子搂住自己的脖子,腰部一挺,阴茎没什么阻碍就插入了妻子沾满淫水的小穴了,然后小锺站在妻子后面,老练的把阴茎插进了菊花,一看準备好了,两个人开始抽插起来,对妻子来说,这一次的快感比往昔任何一次的都要多,她的阴道和菊花都被撑的满满的了,隔着中间薄薄的一层肉,两条大阴茎都能感受到对面,如同比赛一般,你来我往,妻子忍不住开始大声呻吟,被两人乾的死去活来,终于三十分锺的抽插后黑子从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射了,拔出了软嗒嗒的阴茎,似乎被我妻子吸乾了,小锺一看,连忙快速的运动了几下,把阴茎插入了妻子的小穴,也射了。
    妻子被乾的浑身通红,无力的倒在了床上,下体黏糊糊的充满了两个男生的精液。
    她感觉口乾舌燥,便喝下了床头杯子里的开水,但是她哪里知道,那杯水里面早被小锺放下了毓婷,这样她就不会怀孕,小锺他们也有借口继续玩弄她,我妻子下了好大决心的3P,结果还是被白白玩弄了。
    小锺和黑子也快毕业了,但是他们的心思没放在学业上,导致拿不到学位证书,不过中国的大学嘛,总是有解决的方法,很简单,交三千块钱,就发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童叟无欺。
    可是他们又不敢问家里要,想来想去就把主意打到了我妻子身上,小锺提出问我妻子借六千块钱,反正这点钱对我妻子来说是毛毛雨,可是黑子淫笑了一下:借的钱总归是要还的,你就没想过利用她赚点钱吗。
    原来黑子的主意是帮我妻子拉皮条,反正借口就是帮她怀上孩子,然后由他们来收钱,小锺吓了一跳:这是聚众淫乱,是违法的吧。
    黑子让小锺放宽心点:我们就找学校里的同学,谁会说出去?那女人就更不敢了,被她老公知道了还有脸吗。
    再说我们过几天就毕业了,到时候天高皇帝远,谁找的到我们。
    小锺踌躇了一番,想到没学位证,那还真难找工作了,便咬牙答应了下来。
    于是两人分头行动,黑子去拉皮条,小锺去说服我妻子,当时妻子正为没怀上孩子这事发愁,她觉得是不是自己的生育能力有问题,小锺别有用心的安慰着我的妻子:可能是我和黑子两个人的精子都不行,得再找几个人……可是妻子却不同意了,因为那次虽然她被乾的发情了,没阻止小锺开灯,但是后来回想起来感觉很丢人,她和黑子也一起吃过饭,认识对方,熟人间发生这个事让她很羞耻。
    小锺环视了一室一厅的出租房,灵机一动,虽说是一室一厅,其实只有一室,中间用块厚木板隔了起来,那木板中间还挖了个洞,是以前的住户为了节约空间面积用来放电视机的,小锺说:你人站在客厅,然后穿过这个洞,上半身在卧室里,那借种的人在客厅乾你,但是绝对看不到你的脸,也不知道你是谁。
    妻子一想,这倒也是个办法,她毕竟也想要个孩子,这方法又不至于她太丢人。
    于是,一天晚上,黑子把拉来的人带到了出租房,小锺一看,吓了一跳,黑压压的一片人,好家伙,数了下,一共来了十七个人,都是体育系的,大多是看了给我妻子拍的那些视频慕名而来的,每个人交了三百块钱,毕竟这个城市去嫖娼一次也要五百块钱,而且哪里能找到我妻子这般的尤物,小锺担心的说:这么多人,不会出事吧。
    黑子大大咧咧说:能出什么事,那女人我心里有数,绝对是个骚货,就算再多一倍人,她也受的了,再说我钱都收了,难不成还赶他们回去。
    小锺一听钱有着落了,也不管那么多了,就让这些男生进了客厅,一进客厅,他们就看的两眼发直,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完美浑圆的臀部,和两条修长笔直的玉腿,还穿着高跟鞋,但是上半身鉆在墻上的洞里,却看不见,这些大男孩到底是大学生,蛮有素质的,自觉排成一排,有秩序的一个个上我妻子,可怜的妻子,还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
    五,六个人后,妻子也隐约感觉出了什么不对,但是她不敢喊,喊来人了就丢脸了,这帮大男孩一个接一个的用力的乾着我妻子,使劲的抓着拧着我妻子的小粉臀,反正他们又不用珍惜,于是妻子的粉臀上留下了一道道抓痕,妻子的嫩穴不愧是名器,众人车轮战也没让小穴松动一点点,如不知道疲倦的黑洞一样吞噬着众人的精液,到后来,那些男孩乾她充满精液的小穴就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了,就像烧开了一锅粥,精液不断从妻子的小穴中溢出,顺着她的玉腿流到地板上,这时妻子已经知道身后乾他的人绝对不止十个,但这种强烈的快感和羞耻感让妻子一次又一次的达到了高潮,欲仙欲死,那一声声浪叫穿过了厚厚的木板传到了客厅,他们从晚上九点开始乾,直到淩晨四点才放过我妻子,足足乾了七个小时,这七个小时都让一边的黑子用摄像机拍了下来,当妻子从木板中鉆出来时,已经站不稳了,小腹微微隆起,里面充满了那些大男孩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