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与姐姐的一夜性 更多>>
 

    与姐姐的一夜性

    时间:2018-06-11 在一个颱风夜的睡梦中,姐姐急急忙忙地把我摇醒,此时的我睡得正香甜,不耐烦地问她到底要干嘛,原来她是被外面的风雨声惊醒了。姐姐从小就胆小,一但打雷或风雨大作,她就会跑去与爸妈同睡,长大后虽然好了点,但今天的风势及雨势似乎比往常还要大,我甚至还听到招牌被吹落的声音,难怪她会如此惊恐,今天爸妈又刚好回乡下去了,她只好来找我了。
    她一直央求我到她的房间去与她同睡,睡意正浓我的当然是百般地不愿意,她一看拗不过我,便挤到我那张小小的单人床上。我那张只有3尺的小单人床当然容不下两个人,我现在可是连翻身的空间都没有了,看来是我拗不过她了。我被她半推半拉地到她的房间去,上了她的双人床我便倒头就睡。
    被她一阵打扰后,我的睡意全失,我也感觉到睡在一旁的姐姐也一直无法入睡。坦白讲,姐姐还真是个美人,爸妈给她生了个漂亮的脸蛋不说,163的身高,纤细的身材,白晰的皮肤,加上一头又直又黑的长髮,从国中开时就追求者不断。我念高中时,死党一天到晚往我家跑,目的也还都不是为了多看她一眼。但喜欢成熟男人的姐姐,当然看不上我那群幼稚的死党。
    姐姐也知道我睡不着,就跟我聊起天来,也开始聊起了我跟女友之间的状况,我从大一就跟现在的女友在一起了,但这个年纪的男生谈恋爱不就为了性吗?我的外型也是继承了家里的好基因,因此刚进大学时就不少女生主动靠过来,挑了个比较漂亮又谈得来的,没多久也就把自己跟她给破处了,问我到底爱不爱她,坦白讲,还真说不上来。
    姐姐的男友大她不少,已经研究所毕业当兵去了,现在当然是聚少离多。我女友现在这个年纪,性慾当然不高,我当然不能一天到晚找她燕好,因此也还维持着看A片打手枪的习惯。姐姐跟我从小一起长大,我们没有特别亲密,但也不至于毫无交集。她现在躺在我旁边,肢体不刻意不跟我接触,髮梢也常常不自觉地滑落在我身上,不知为何,我居然对这血浓于水的女性肉体有了性冲动。
    我当然必须压抑住,但随着风雨声越来越大,她也靠我越来越近。她穿着连身棉质家居服,裙摆只到膝盖上缘,而且她没穿内衣,我可以不时地隔着衣服碰触到她的胸部,正值盛夏,我只穿背心及短裤,我们的肌肤时常有大面积的接触。我已经勃起了,因此我一直背对她,深怕被她发现,但我真得很想翻身将她压倒在床。
    她见我不想理她,便不跟我交谈,转身背对我。这时我虽鬆了一口气,但却更压抑不住自己的性慾,我转身平躺,却不小心碰到了她,她转过身来,看到我的裤噹一柱擎天,我们对视了一下,我便再也忍不住,往她身上扑去。
    我将她压倒在床,想要亲她,她则不断地抗拒,我突然意识到她是我亲姐姐,便停止了动作。我们四目对望,我想跟她道歉,但还没开口,她却主动环住我的脖子,跟我接吻了起来。这时我的理性已完全被兽性覆盖住,我疯狂地与她舌吻,并脱去她的衣服,抓起她的C奶大力地吸吮,她也主动伸手帮我脱衣,没多久,我俩便一丝不挂了。我不断地与她舌吻,吸吮她的乳房,并亲吻她平坦的肚子。姐姐的身材真的是好的没话讲,不仅皮肤柔嫩平滑,身上更没有一丝丝的赘肉,我女朋友真是完全比不上她。
    我开始用手抚摸她的下体,她很快就氾滥了,下体不停地扭动,但她也十分主动地套弄我的阳具,并吸吮我的乳头。我原本就硬挺的肉棒在她的刺激下更加地巨大,我深怕提早缴械,赶紧来到她的下位,扳开她的双腿,开始品嚐她的下体。她开始不断地呻吟,双手拨弄我的头髮,脚不由自主地越张越开。
    在我舌头的一阵刺激之后,她摧促着我进去,看来是被我弄到快不行了。我豪不留情地将阳具塞进姐姐的洞穴内,并开始抽插,我扶着她的腰尽情地摆动。姐姐的小穴比我想像的还要紧实,可能是她男友当兵去了,次数也不如以前频繁。我不太敢直视她的脸,毕竟她是我的亲姐姐,她的眼神也不断地游移,但偶尔我们还是会四目相对,我不得不承认这乱伦的性爱实在是带给人无比地快感。我的速度越来越快了,她紧抓着我的手臂,淫叫声也越来越大。她突然用力地环住我的脖力,要我与她接吻,我当然顺从了她,开与她的舌头交缠,并不断地用手捏掐她的乳房,并时而吸吮她的乳头。
    我全身压在她身上不断地抽插,她双腿紧夹着我,似乎要把我吞噬般,但却也不断压抑自己的淫叫声。我突然觉得要出来了,这比我预期的要快上许多,我原想暂停我的动作,但精虫却不受控制地一股脑儿全部冲出来。我急欲要抽出来,但已来不及,全部的精液就这样全部射进了姐姐的体内。我们无言地对视了一会,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最后我选择趴在她身上,决定不要再去想它,完全享受着与姐姐肉体之间的温存。
    我转身离开了她,独自躺在一旁,我们各自拿了卫生纸清理自己。外面的风雨声仍然持续,没一会姐姐又紧紧地搂着我,她的乳房贴在我的胸膛上,并伸手玩弄我的乳头。我伸手玩她的头髮,这是我小时候常会作的事,但没想此时此刻,我居然跟她发生了不伦的关係。
    她开始伸手抚摸我的阳具,正值青少年的我,阴茎很快地就涨大起来了,姐姐纤细的手不断地抚摸我的睪丸及直挺的阴茎,这让我的阳具很快地直挺起来,并已经贴在我的腹部上了。姐姐跪坐起来,开始吸吮我的阳具,她的口交技巧实在比我女友好太多了。我与女友作爱时,每当第一回合结束,我要求她用嘴帮我恢复时,她总是抱怨阳具上精液的残留及味道而不愿意作,没想到姐姐居然会主动帮我。
    姐姐口手并用,不断地吸吮我的阴茎,并不时含弄我的睪丸,我开始忍不住地呻吟,这让姐姐似乎颇有成就感地微笑来,但她并没有停止原本的动作。我对她的态度也越来越自然了,我伸手去牵她的手,除了玩弄她的手指,也颇有摧促她上来的意味。果然没多久,她就上来了。她熟练地将我的阴茎没入后,就自然地摆动起来了,她的脸上始终充满愉悦的笑容,并拉着我的手去抓她的胸部。
    她的速度越来越快,我转而与她十指紧扣,让她有支撑点来加快她的速度。在上位的姐姐实在诱人,让我忍不住要一亲芳泽,我坐了起来并环抱住她,开始回嚐她的嫩唇,她非常主作地迎合我,但下半身的动作仍持续着。我开始适应了她的节奏了,接着也开始主动回应她,这似乎带给她十分大的快感,她的嘴虽被我堵住,却不住地发出嗯嗯嗯的呻吟。我放过了她的嘴,转而吸吮她的乳房,她开始大声淫叫,并更力用地抱住我。
    就这样过了一会,接着她用力地将我推倒在床,用双手压住我的胸膛,开始激烈而快速地摆动,看得出来她有意在这个姿势达到高潮。我扶着她的纤腰,任由她如淫娃般地从汲取我的肉体。她的速度已到极限,她不断地呻吟,最在一声高亢的淫叫声后,她趴倒在我身上,并不住地喘息。我心灵上从未如此满足过,因为她让我觉得我像男子汉般地可以满足任何女人。
    第二回战当然没那么快结束,我决定作一件一直很想作,却没机会作的事。待她休息完毕,我拉着她到厨房去,我们家的厨房狭长而窄小,我让她双手扶在流理台上,双手扳开她的双腿,便扶着她的腰从后面进去。这里是妈妈平常作饭的地方,妈妈平常所穿的围裙及隔热手套挂在一旁的墙上,如此的意像让我作起来更加起劲。我扶着姐姐的腰大力地抽插她,并不时用手刺激她的阴蒂及乳房,姐姐不再吝啬她的淫叫声,不停地高亢呻吟。外头风雨交加,我们则是淫乱不伦。
    我紧抱她贴向我的身体,并别过她的头与我喇舌,她一只手向后环住我的头,现在我们不仅血浓于水,而且水乳交融。我开始有要结束的感觉了,便扶着她的腰压低她的身体,开始努力地冲刺。她手用力地压着流理台,淫叫声更是不绝于耳。我第一次觉得顶到她的底,而这也加快了我与她高潮的速度,我便不加忍耐了,精液如山洪爆发般地全部冲向她的体内,我又一次地内射了姐姐。
    当晚我们又在浴室作了一次,隔天早上起来又作了一次,从此之后我们便从来不曾作爱,也从来不谈论当天发生的事情。我们的互动甚至不曾有过异状,当晚的性爱,似乎只是纯粹的各取所需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