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小青的情人 第10章 更多>>
 

    小青的情人 第10章

    时间:2018-01-28 夜半三更,被自己家的两个司机壮汉挟持在四兽山麓的破砖屋里,几近全裸的杨小青,双手被绵绳缚住,两臂扯直了高高悬吊着,她腋下的两丛黑毛、和一根根肋骨嶙嶙的上身,都暴露在男人手里,被摸得发痒、捏得发痛;忍不住连连甩动纤躯,嘶叫着:「啊…啊~!……哈…啊哦!!……不!不要,不要嘛!……」
      而老姜一鬆、一紧地拉动绵绳,小青的身子也就跟着被吊得一上、一下;被扯高了时,她两脚踮起来都够不着床垫,被放低下来时,站不住脚跟而垮成两腿曲膝半分弯的姿势;难受极了。……但却又因为同时被男人的手肆意搓揉,被两根鸡巴磨来撞去,从体内产生了无法抗拒的性反应;引得小青阴道更潮湿、也更骚痒难熬了!
      「嘿嘿!少奶奶,这样一上一下的,倒很像套在男人鸡巴上,倒浇蜡烛似的啊!……今儿晚上,你也跟他这样玩过吗?」老姜问道。
      「啊!……羞死人了!求求你们……饶了我,就别再这样……羞辱人家了好不好!……天哪!我……我已经都快要……受不了了!」小青一面扭,一面泪汪汪地对两个司机哀求。
      「老哥!太太好像已经愿意合作了,那我们就给她……鬆绑吧!」
      「老弟,这你就不懂了!大少奶奶现在更需要被绑着,她才能继续把那种既想要、却要不出口的闷骚劲儿完全表现出来呀!……要是鬆绑了她,太太恐怕连手往那儿放都不知道呢!」
      老姜一针见血道出了杨小青的处境,令她羞愧得更无地自容死了!
      「天哪!……姜大哥,小陈……哥!你们要玩……要怎么玩我……就玩吧!
      可我求你们,别再一直……侮辱人家嘛!「无论小青怎么哀求,两个司机都无动于衷;一面像玩玩具似的把弄她纤小的身躯,一面还你一句、我一句的口出秽语、髒话,轮番调戏、侮辱她。
      尤其是,老姜又扯紧了绵绳,不再放鬆。而小青双手被高吊着,两腿紧夹,却因脚尖踩在软垫上,站又无法站稳;以致她的整个身躯就像一片纤细的草叶,随着阵阵扭动而不停摇晃……
      司机的手,探到她已被液汁淋湿的私处摸索时,小青就更忍不住地踮起脚跟,主动把颤抖的大腿微微分开来;在感觉男人手指弄进自己湿答答的肉槽、肉缝、和肉洞里的时候,愈来愈受不了地猛摇着屁股……
      「不!……不!不要啊!不要啊!」小青一面摇屁股,一面叫。
      「张太太不要被侮辱,可是她却尽爱作不要脸的事;瞧!才给她一点小小的刺激,她就会踮脚跟,扭起屁股来了!……嘿!还扭得蛮风骚、蛮带劲儿的啊!
      ……「老姜笑着对小陈说明。
      「对呀!就连那种卖的,兼职女大学生,也没太太扭得好看哩!」
      「没错!咱们玩的那个大学生,的确没有少奶奶扭得带劲儿,可是上回她夹在当中,被咱双龙抱着肏的时候,倒也动了真情,让咱兄弟俩销魂,她自己也享足乐子了!……」
      「对,对!老哥,那……我们今天也给太太来个……双龙抱吧!」
      「不!……姜大哥……我不,不能啊!」
      小青吓坏了似地哀求着。但她整个下体却早已被那种难以名状的、性慾之火所点燃;所有的凹槽、肉缝、和肉洞里都被那源源溢出的淫水淋得又湿又滑;甚至留不住它而只有任蜜液滚滚流淌到微分开的大腿内侧了!
      ………………
      司机终于放掉了棉绳的一端,小青不须再踮着脚跟,她两腕仍被缚住的手臂,也得以缩回到胸前,暂时舒解被久吊的酸麻;只是那脱开的奶罩,还挂在她骨瘦嶙嶙的肩臂上,令她为自己不堪的模样,感到无比羞耻;却又在心中,因为将要被缚着遭受淫虐式的对待,而生出一种变态似的期盼…
      小青被喝令仰躺在床垫上,双腿被老姜两手大大劈分而张开了;她闭上眼睛,脑中几乎看见自己整个屄毫无遮掩的、呈现在男人眼里的景象。
      司机小陈跨到小青的胸前,两膝一弯,蹲坐下来,使他那只又粗又长、入了珠的大鸡巴挺立在小青面前。「太太眼睛打开!……」
      小青听命睁开眼,就见到小陈鉅大的龟头肉球,和它底下那一对像青蛙眼睛似的两颗入了珠的凸肉,惊吓的同时,就不自觉把嘴巴大大张开了。
      小陈伸手托住小青的脑勺,将鸡巴朝她嘴里一送,插进了她口里。他低吼着:「好太太!快吸老二!……手捧着我的屁股吸!」
      「天哪,这么大的鸡巴!……要堵死我了啦!!」小青心里喊着。但她两腕交叉被缚住的手,却也乖乖地像蝴蝶翅膀似的,捧着小陈毛茸茸的屁股肉瓣,一抓一抓地摸着了……
      「哈哈!……哈!太妙了!张太太吸老二吸得太妙了!」
      「唔~!……唔~~!!」小青哼了起来。
      小青感觉到老姜的手指插进了自己屄里,在湿淋淋的阴道肉壁上又扣、又刮的。才没几下,阴核的肉粒也被另一只指头挑拨、扫弄着。而自己硬起来的肉豆豆,被压着揉来揉去的那种刺激,简直要命死了!
      「唔~!嗯~~!!」小青尖声哼着,屁股在床垫上扭来扭去。
      「嘿!没想到大少奶奶今晚儿已经玩过一回了,居然洞里面还是水汤汤的,扭得也还这么带劲儿!」老姜故意说出来让小青听见。
      「呜~唔!~呜!!」小青嘴里含着鸡巴,只能猛摇甩着头。
      「是啊!是啊!太太连吹喇叭都吹得呜呜叫,好好听哩!」
      杨小青眼泪又流了出来。想到自己在福华,和徐立彬过的那一段。「不,没有啊!我……今晚根本没玩到……连鸡巴都没看到啊!」
      「她嘴巴里有玩意儿,现在叫不出口,才只能呜呀!老弟,咱们先同时一起来肏她上下两个洞,让她哼个够!待会儿兄弟俩再玩双龙抱,夹心饼乾玩她的骚屄、屁眼儿,就听她更精彩的叫床吧!」
      「不!……不,不能啊!我不能啊!……啊~~!!天哪!」
      突然,小青的屄被老姜又粗又大的鸡巴肏了进去。
      「天哪!我终于被鸡巴肏进来了啊!……而且是同时两只……一起的啊!
      ……天哪!好大、好大啊!……啊!!「小青含着鸡巴,哭出了抑扬顿挫的呜咽声。在两只鸡巴同时的抽肏下,她整个身子像被火焰灼烧而腾动、振蕩、颤抖。她的意识渐渐模糊了,浑浑沌沌的,彷彿陷溺在一波波的浪涛里;但她的肉体,却在两个男人鸡巴轮番冲刺的韵律中,反应得愈来愈鲜活、愈来愈娇艳了。
      「啊~!宝贝!肏我,肏我吧!大鸡巴啊!……我早就欠肏死了!不要脸死了!……大鸡巴啊!肏我吧,肏死我……这个骚屄吧!」
      这淫浪的叫床声,响澈在小青自己的脑海中,也正是她每次在加州与她「现任男友」幽会时,就会禁不住喊出的污秽而骯髒的、却更教自己淫慾高涨的浪叫。
      现在,在台北四兽山麓的破砖屋里,被家里两个司机同时「姦污」的当儿,小青的心中呼喊着同样的话,令她自己也难以置信今晚的迫切、和对男性的饥渴,竟会如此强烈,竟然连两个下人的鸡巴都会疯到这么不堪的地步啊!
      「幸好,自己嘴巴被那只奇形怪状的鸡巴堵住了,能发出来的,也只是闷哼和呜咽声。……可是,等一下他们还要同时戳我底下两个洞洞;在阴道、屁股里同时抽肏;……我一定会喊出那种……见不得人死了的话呀!啊~!天哪!……
      我该怎办啊!「」太太,吹喇叭就好好吹呀!干嘛一直甩头哪?「小陈低头问她。
      小青的眼泪飞溅到两颊上,滚落到早就散乱不堪的髮鬓里,好不容易才用力仰着颈子,吐出小陈的大肉茎,猛喘着气,嘶声大喊了:「我受不了,受不了了嘛!……天哪!啊~~!!天哪!我受不了你们的…
      …鸡巴……肏得我……都快要死掉了啊!!……啊!!「在极度反应中,小青被绑住的手用力抓着小陈的屁股,指甲扣进他的肉里,他痛得大吼一声,弹起屁股,高举起手掌几乎就要掴小青的脸,幸好老姜及时制止了他:」住手,老弟别打她!……大少奶奶只是情不自禁罢了!「
      「对不起!对不起,陈……哥哥!」侧着头小青急忙道歉了。
      「他妈的!……臭女人!」小陈滚到一旁,抓起XO灌了两口。
      老姜的大鸡巴一下接一下冲进小青的身子里,撞得她娇躯直震,全身直打抖颤,张大了嘴声声呼号着:「啊~!……啊~~!」
      「嘿!大少奶奶叫得可真动听啊!……喜欢了?」老姜故意问。
      「……啊~~!我……我……」
      含着泪摇头的小青很清楚自己早就喜欢了,而且不只喜欢,还更需要极了!
      可是她怎能答得出口?怎能抛下廉耻,对姦污自己的男人说喜欢呢!?
      「贱货!……答姜大哥的话呀!」小陈抹着嘴上的XO,吼她。
      老姜抓起小青的两腿,把她大大劈分张开来成了V字型,粗鸡巴更急促、用力地连续肏着小青水汪汪的肉洞,而且每肏都尽根到底,撞在小青肥腴的阴阜、细嫩的阴唇、和肿胀的阴核肉上;而他那一前一后甩着的两颗大睪丸,也就巴哒、巴哒地打在小青肉洞底下被淫液淋得尽湿的会阴和屁股上……
      「啊~!天哪!……天哪!啊!!~~啊!!」
      小青连续尖叫了起来;她在胸前曲肘被交叉捆住的两手,胡乱抓狂似地用力捏着自己的小乳房,像完全忘掉痛楚般地揪扯那两颗嫣红的小奶头……
      「啊!舒服死了啊!……我这辈一子也没被大鸡巴肏得……这样舒服啊!
      ……天哪!不要停,不要停啊!……大鸡巴,你可千万不要停啊!……「杨小青心中的狂喊几乎就要叫出来了。
      「妈的!还不说!?……还不肯回答吗!?」小陈大吼了。
      「快了!……大少奶奶迟早会叫的!」老姜一拍不停地干着。
      然后,他又像哄小孩般地,对如癡如醉、神魂颠倒中的小青问道:「对不对?大少奶奶!……你就是喜欢让男人这样肏屄的,对吧?尤其是像咱们……尺码够大、可以塞满你小紧屄的……鸡巴,你最爱了,对吧?!」
      「不!不要问嘛,求求你……姜大哥!不要让我……说出来嘛!」
      小青猛摇着头,但她明白:自己已经快没救了,只要老姜的大鸡巴不停抽插,自己马上就要忍不住的承认了!
      「太太还不肯说啊?……那~我老姜可就没兴趣玩啰!」
      老姜逗着小青,故意停下鸡巴的抽送,还缓缓把肉茎往外抽起。
      「啊!不!……求求你不要抽走啊!我肯……我肯……说了嘛!」
      小青立刻尖叫了,还祈求似的挺着屁股往男人鸡巴上送。老姜这才只留下龟头在她洞里,淫笑着问她:「喜欢了?大少奶奶?」
      「喜。欢!……喜欢了!」抑着无比的羞惭,小青终于点头了。
      「喜欢什么呢?张太太!?更清楚说来咱听听!」老姜追问着。
      「喜欢……让男人……哎!人家……羞死了,就是讲不出口嘛!」
      口头上,小青一承认自己「喜欢」了,就像去除掉一层心里的障碍般,鬆了一口气;也同时体会到:自己久久放不掉的「廉耻心」,在熊熊慾火的燃烧下,原来只是不堪一击、无比虚幻的东西啊!
      脑中有了这样的念头,从小青仍然带着羞涩的泪眼底下,竟浮现出一丝掩不住的媚蕩;嘴角微微勾着,挣出一种似笑非笑的、怪异的表情,对老姜瞟了一眼,就像等待男人进一步逗弄似的。
      小陈在一旁不耐烦了:「羞个屁!人家兼职的大学女生都不会像你这样嘴硬,老哥给她点颜色!……看看这贱货还会不会羞!」
      老姜稍微一提肉茎,它那颗龟头几乎就要抽出来了。
      「不~!姜大哥!!……人家不羞了,人家不羞了嘛!你……肏进来……肏进我里面嘛!……哎哟我的天哪!求求你……不要再整人家嘛!……人家需要、需要死了嘛!……」
      到了这地步,杨小青终于像变了个人似的,再也顾不得廉耻,向老姜央求了!其实,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这样,早在她和「现任男友」刚刚发生关係不久,那时就因为自己背叛丈夫的「罪恶感作祟」,也是羞得什么话都叫不出口,每次都让男的用种种吊胃口的方式,或类似于「惩处」的手段,将自己「整蛊」到再也忍受不了了,才像被迫抛下羞耻,喊出所谓的下流话来。(小青的故事3~5集)
      此刻几乎完全赤裸的杨小青,在两个司机胁迫下,以「惩处」的方式绑住两手,被他们不断调侃、侮辱、戏弄;最后竟在被「整蛊」得心灵和肉体都不堪到了极点时,也难以置信地,大分了两腿,呼喊出同样的话……
      老姜笑了,把龟头再度没入小青的阴道里;肉茎只肏进小半截,就「噗吱!」一声把小青肉洞里氾滥的淫液挤了出来,滚流到她屁股下面。
      「啊~!……啊~!!姜……大哥啊!」小青娇啼着,流下眼泪。
      「大少奶奶,你终于承认需要鸡巴啦!?」老姜得意地问。
      「是嘛!我承认……要鸡巴了!」小青含着泪,噘唇娇声地应着。老姜的鸡巴才又缓缓往小青洞里推了进去……
      「啊~~!姜大哥,我要嘛!我需要死了!……我早就需要……你大鸡巴肏我了嘛!」她的歎声里,终于洋溢出受慰藉的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