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荒野记实 更多>>
 

    荒野记实

    时间:2018-01-28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
    贝芷娟和她的男友在一座人烟绝迹的山上玩着『成人的游戏』!
    她的男友很狂,尽是一些色情的动作,探入她迷你裙内的手,又捏又揉。
    弄的她既快活又紧张。叫道:
    『啊!不要!』
    她很想抓住他那讨厌而又可爱的手,但是,他力大如牛,又是专挑她的痒处着手,她挣扎了一会儿,就气嘘嘘的软化了。
    没有了抵抗力,他更加得意了。
    『嘿嘿!』
    他淫邪的笑道:『妳不是说过我的手是多么可爱吗?』
    他索兴把迷你裙掀起来,直到露出了她白嫩的乳房。
    『啊!』
    她羞死了,立刻要把裙子拉下来,可是他的脸却伏下来了,火热的嘴巴吸着她的乳头。
    在一阵颤抖中,她反而把裙子往上拉,盖住了自己的脸部。
    『真香!妳真香!』
    他湿润的舌尖向乳峰一扫,喃喃地讚美,同时他的手滑过她微隆的小腹,钻进她的三角裤中。
    再一次颤抖,她闷哼:『别…这…样……哟….你…坏..死..了….』
    雪白的双腿急忙併拢,她最柔软的地方,也痉峦起来。
    经过爱抚和热吻,她的身心已有充份的準备,她和他已不是第一次如此的亲蜜了。但是从未试过如此幕天席地的做爱,因此,她特别的紧张。
    他也紧张的很!
    『妳这小嘴迷死人啊!』
    他喘息着道:
    『芷娟,我日想夜想,就是想着这个小嘴,又紧又窄又温暖的小嘴!』
    『噢!你是…这么…….下…..流…..』
    她一把打到他的颈背上,全身扭动。
    『真的!让我吻,让我好好吻一次!』
    使劲地,他抓住贝芷娟的玉腿,嘴唇离开了白中透红的酥胸,往下移去。
    『不要!不要!』
    她急的要命,想制止他,心房又麻麻痒痒的。
    她想起不久前,他吻她的情景,他气嘘嘘的,像一只狗那样埋首在她的两腿之间……
    想到这里,她的手鬆开了。
    想不到在二十多公尺外,有几个留长髮的不良少年在欣赏。
    只见他的一手抱起了女人的粉腿,另一手迅速的将她的尼龙三角裤退去,露出了少女最神秘的一点。
    接着,他火热的嘴唇覆盖了下来,潮湿而温暖,他像一只馋嘴的狼,热呼呼的气息呵在她敏感的阴核上。
    她昏迷了,低沉地闷哼着,出于本能的扭动。
    野草摩擦着她赤裸的臀部,使她又麻又痒,而他舌尖的挑逗,又是那么刁钻,无孔不入,好像千万只蚂蚁钻进她的身体之中,在爬行,在游走!
    她在刺激中流出了热泪,口水顺着嘴角流到草地上,裙子盖在脸上,有一分窒息感。
    她忘了羞耻,把裙子从腰际拉了下来。
    于是,她看到他的脸正色淫淫的笑着,他的手已经离开了她,正在褪下自己的裤子。
    她再度闭上眼睛。
    『啊….离开这里好不好!』
    她低声哀求。
    『我等不及了!』
    他坚决地说:『打铁要趁热!』
    他脱的很快,裤管缩下去了,唯恐她改变主意,就这样他露出了自己的东西,急急的向她压下来。
    她的乳房被捏紧,下面又被他的蛮力分开,她张开嘴巴刚想说些什么,马上被他的嘴巴给封住了。
    她想起他曾经吻过她那里,不由得震骇的发出了『晤!晤!』的鼻音。
    可是,他的手向她一拨,她觉得自己在分裂,心头一阵空虚,叫又叫不出来,胀的一脸通红,耳根发烫,心房砰砰的跳。
    他趁虚挺进,虽然她已经滑溜溜的,但毕竟还是个鲜嫩的女孩子,挺进并不顺利。
    而她却紧张的两腿僵硬了,眉头紧皱着。
    在旁边偷看的人,一个个伸长了脖子,都恨不得练成火眼金睛的本领,看一个清楚。
    直到他们正式的交战,有人再也忍不住了,喉咙抽慉,吞了一口馋涎,虽然只是很轻微的声响,其他的人却都向他投来了怨恨的目光。
    因为,要是有风吹草动,吓跑了那个女孩,那可不是玩的。
    他们的视线是斜斜的望着那对野鸳鸯,午夜的月光照在那个男人的臀部。
    他的臀尖不断的在起伏,但并不深沉—-他还在『扣关』呢!
    偷看的人恨不得他赶快成功,因为好戏还在后头呢!
    这时,他的头昂起来了,急喘声浑厚低沉,还有那少女贝芷娟的『唧唧哼哼』就像抽泣似的。
    显然,他的行动渐入佳境了,贝芷娟的四肢紧紧缠住他。
    男人那入侵的身体,就像一条高压电线,源源的电力向她输送,烫的她全身酥软抽慉起来,又像一座抽水机,不断汲着小潭里的水份,她大腿的顶端很湿、很热,她的深处被胀满。
    快感的波涛,汹涌地拍击着她的心弦,令她一阵又一阵的颤抖着。
    她不晓得这种反应算不算是『高潮』,总之,她是很快乐,好像进入了一个迷幻世界,全身软绵绵,她的玉腿挣扎了起来,在他的腰背上紧扣着。
    于是她发现他也到了极度紧张的时刻,他冲击的是那么用力,鼻腔中还发出『呵!呵!』的声音,他的手掌毫不温柔的握住她的乳房。
    他突然伏了下来,身体紧贴着她,她正感到隐隐生痛时,他爆炸了!
    她全身一鬆,长长的嘘了一口气,一双手按住他的臀部。
    男人是如此奇妙的动物,一洩了气,就软的这么快,渐渐的,她胀塞的身体
    里头,开始泛起一片空虚,令她难受的很。
    『啊…你….留….在…里…..面…….吧………』
    贝芷娟吐出了梦餍似的声音。
    『夹紧我吧!』
    『夹紧我吧!』
    那男人也有气无力地说:『芷娟,』他十分温柔地叫着,看着她娇懒的娇躯。手臂钻过她的头颈,将她揽个满怀。
    『在这里玩,是不是比在房里更刺激?』
    『晤…我一直在…在…提心….提心…..吊…..胆….呢……』
    贝芷娟脸露出羞意说道。
    那男人说:『怕什么,干过一次以后,保证妳会念念不忘打野战的妙处的!』
    他说完,又将嘴巴对準贝芷娟鲜嫩欲滴的樱唇吻了下去。
    贝芷娟欢愉的闭上眼睛,玉体扭动着。
    突然,她听到草丛中发出『沙!沙!』的声音,她急忙睁开眼睛,又把那男的脸推开,只见身旁已围了四个人,对她露出了色淫淫的丑恶笑脸。
    『啊!你看!』她大吃一惊之下,想站起来。
    贝芷娟的男友急忙抬头看。
    『你们是谁?』
    他壮着胆子问,但是声音听的出来在颤抖。
    他正要爬起身,但是身旁一只脚踏住他的腰,还恶作剧的推他一下,使他与贝芷娟贴的更紧。
    贝芷娟呻吟起来了。
    『嘿嘿!』
    为首的不良少年,也就是踢他的那一个,笑口大开道:
    『这真是一场好戏!』
    『放开我!』
    他一脸痛苦的转头对那些不良少年哀求。
    贝芷娟又羞又气,全身发抖,只能手忙脚乱的拉着裙子,要把身子遮住。
    可是那个为首的不良少年,又重重的踏了他一下,其他的三个同伙,七手八脚的把他架走。
    『推他下去!』
    听到老大的指示,两个人把贝芷娟的男友推到山沟下。
    贝芷娟听到了男友痛苦的呻吟,还有拳头撞击人体的声音,她急的流出眼泪来了。
    『你们……』
    她顾不得自己赤身裸体的羞态,向为首的不良少年乞怜:
    『快…快放了他…你们….你们想要做……做什么…………』
    那个领头的老大约二十出头,面目漆黑,架着一付金边眼镜牛仔裤。
    他这时蹲了下来,一把抓住贝芷娟的手。
    『嘿嘿!想怎么样?』
    他色淫淫的笑着,而眼睛死瞪着贝芷娟小腹下那一片深沉的地方。
    『妳这个小骚货,把人勾死了,我就是想试试看妳的狐狸味道来着!』
    『啊!』
    贝芷娟一脸通红,强烈的恐惧感佔据整个心房:
    『放开我,你们…….』
    『放开妳,有这么容易?』
    那个不良少年忽然伸手抓住她的乳房,他就像一只野兽,对于这么娇嫩的女孩子,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
    贝芷娟痛的叫道:
    『放手,我要叫救命了!』
    这话触怒了不良少年,他的手往裤袋一摸,已经亮出了一把小刀,刀锋看
    起来寒光闪闪。
    他把刀锋架在贝芷娟的颈子上,咬牙切齿的骂道:
    『叫吧,一叫两个都没命。』
    看着那尖尖的刀锋,贝芷娟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时另外三个不良少年从山沟中爬了出来,其中一个对老大说:
    『那个小子缠好了,还用布封了口,嘿嘿!我们可以玩个痛快啦!』
    『抓住这个骚货,我先上马!』
    带头的老大这一叫,其他的三个人立即涌上来,虽然他们只是奉命按住贝芷娟,不让她挣扎,可是三个人都是色鬼,七手八脚向贝芷娟身上乱摸,那个老大就蹲在一旁脱裤子。
    『唉!唉!』贝芷娟眼泪糢糊的哼着,她的乳房、小腹、下半身全被摸遍了,简直是一场恶梦。
    几分钟前,男友的爱抚,使她如到天堂般的欢畅,但现在,这几个可恶的不良少年的色情摸捏和淫笑,她痛恨万分。
    贝芷娟忍受不住这种残酷的折磨,张开嘴巴大叫:
    『救命……….救……..』
    马上被打了一个耳光。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用膝盖跪住了贝芷娟的手,低骂道:
    『臭婊子,妳再出一声,当心把妳给毁容!』
    贝芷娟痛苦万分的闭上了眼睛,眼泪大量的涌出来。
    那个老大已经脱光了裤子,兽性在他的裤底勃发,他不知羞耻的用手去摇着,走上来分开她的两手,『嘿嘿!』笑道:
    『识相的不要反抗,妳喜欢哼的话,就哼个够,就像妳刚才那样哼法,哈哈…….想不到妳年纪轻轻,也懂得叫床了。』
    接着,他低喝那三个帮兇:
    『抓住她,臭虫你掩住她的嘴巴!』
    『喂!』那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道:
    『不要叫我的名字好不好!?』
    『胆小如鼠!』老大瞪了臭虫一下,把贝芷娟的大腿分开,接着伏下身来,将硕大的阳具对準她的嫩穴插入,在她的两腿之间横冲直撞。
    贝芷娟痛苦不堪,极力要把两腿合拢,然而其他三个不良少年,使劲的控制住她,令她无法动弹,更休想闭关自守,她的身体里面钻入了一个又烫又热的东西——这个野兽,一钻就钻到了尽头,她被压迫的几乎停止了呼吸。
    她急喘,胸部一起一伏,这情形又撩起不良少年们的更强烈兽慾,两个流着垂涎的嘴巴,分别左右两边狂吻她的乳头,那两个敏感的地方也不期然的硬化了。
    压着她的恶少老大,也唯恐落于人后的捧住她苍白的脸,凑下他的嘴唇
    向她狂吻,弄的她一脸都是口水。
    她眼前一黑,几乎昏了过去。
    下半身那种被硬插入的痛楚,刺激着她紧张的神经,要想从昏迷中逃离这恐怖的现实。
    恶少老大的猛烈进攻只有几分钟,但在贝芷娟的记忆里,却像是几个小时。
    好不容易地熬过了一劫,到最后,他像野兽般的狂冲猛刺,将一股股又热又烫的精液射进贝芷娟的下体深处。
    『嘿嘿!』
    他疲乏的舔着嘴巴,从贝芷娟的身上跳了下来。
    『你们来吧!这狐狸精很不错!』
    最年轻的一个比其他的要急色的多,他喘着气,三两下就剥光了裤子,疯狂地向贝芷娟扑了过来。
    贝芷娟又晕了一阵。
    这个叫做臭虫的少年,好像一只春情勃发的雄猫,甚至未看清贝芷娟的小穴在哪,就迫不及待的乱顶乱撞,十分的可笑。
    可是,当他终于靠了自己的手扶助而攻进贝芷娟的身体时,贝芷娟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的阳具简直大的怕人,那个火热又烫的东西,好像不是属于人类的。
    她的下半身受着刺痛的折磨,敏感神情的极度紧张令她产生一阵阵的痉癵。
    贝芷娟昏迷了。
    『啊………..』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呻吟着,在忍无可忍时,她不顾一切
    的抓住了臭虫的手,拉到嘴边,用力咬下去。
    『唉哟!妳敢咬我!!』
    臭虫杀猪似的叫了起来,低骂了一声,举起拳头打在贝芷娟的脸上,其他的人想要制止都来不及了。
    她眼前一黑,昏过去了。
    『妈的!!』
    另外两个继臭虫之后,等着『大锅炒』的不良少年又急又气的同声骂出:
    『为什么把她打昏了呢?死人一样让你干,你要不要?』
    『咬的我这么痛!』
    臭虫看看手上的齿痕,只见血丝冒了出来。
    他皱皱眉头说:
    『嗯!没有反抗的女人,像头小绵羊!』
    臭虫像一只蛮牛似的,在昏迷的贝芷娟身上乱冲一通。
    贝芷娟的气息很弱,两眼紧闭,四肢大字型的张开,只有毫无人性的流氓才会慾火遮眼………
    太多的苦难,加诸在贝芷娟的身上,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她被人推醒过来。
    张开眼,她看见那男人跪在自己的身边,只看了一眼,她已是『哇!』的一声哭出来
    那男人惶恐的掩住她的嘴巴道:
    『不要哭,不要哭。芷娟!』
    她哭不出声音,但是眼泪汹涌而出,男友扶她坐起,双腿蠕动时,下半身传来一阵阵剧痛,低头一看,私处到处溢出了那些恶少的精液。
    『你叫我以后怎么做人?』
    她哭泣着,肩头抽慉地厉害。
    男友把她搂入怀中:
    『不要哭,我会为妳报仇的,一定!』
    他一付义气愤慨的样子,一面帮她把裙子穿好,三角裤已不知到哪里去了。
    他看到贝芷娟雪白的大腿上,沾着一抹血迹,可以想像得到,贝芷娟受了不少的创伤。
    『妳快不要哭。』
    他说道:『我们都不幸,看!我的手錶和几千块钱都被他们给抢走了。』
    『我的手錶…..也没有了!』
    贝芷娟哽咽地说:『我们去报警!』
    『啊!千万不要!』
    那男人说:『妳是个黄花闺女,一报警,第二天,所有的报纸都登出头条新闻,妳的面子往哪里放?』
    贝芷娟瞪着他道:『你叫我这样就算了吗?你….你带我来这里,都是你,害人精!!』
    她气的举起拳头向他挥去。
    『对不起!』
    他面有愧色:『我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贝芷娟,虽然妳被人家圬辱过,我还是和从前一样爱妳。明天我带妳去看医生!』
    『我不去!』
    贝芷娟甩开他的手,挣扎起来,但随即,她的身子摇摇欲坠,不得不靠在他的怀中。
    『贝芷娟,我们不能报警,我也给他们打了几拳,胸口还在痛呢!』
    好在缠我的绳子不太紧,我挣扎出来,要不然,天亮了妳这个样子给人看见了才羞呢!』
    『来吧!我送妳回去!』
    他半哄半骗的把贝芷娟说服了,两个人摇摇摆摆的走下山。
    在寂静的街道走了十多分钟,才把贝芷娟送回到家里。
    过了没多久,他回到自己的公寓。
    房里一共是五个人,除了他以外,其余的四个男人,就是圬辱贝芷娟的那四个不良少年。
    原来他和这群不良少年是同党的。
    自从贝芷娟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她就开始痛恨所有的男人。